从股市中实证而来,所有统计数据都源于股市,是取之于股市,用之于股市的分析,因为从股市中而来,所以也一定回归股市中应用与解读。股市的分析不是涨就是跌,涨多了就会跌,跌多了就会涨,这是自然循环的规律特征。究竟从涨到跌需要哪些因素?从跌到涨有需要哪些条件呢?本栏的研究认为所有的关键因素条件在于时间周期的有效递延,即时间周期的递延可以改变原来的偏向或倾向,一旦超过了时间周期的跨度后,所有原来预期的偏向或倾向都会出现相对应的改变,究竟会有那些改变呢?它取决于什么状况?会有那些改变?以下分析之。

市场总有人看涨,也一定有人看跌。喜欢做多的人不管任何时刻都会积极的看涨,通常称为“死多头”;喜欢做空的人不管任何时刻都会偏向看跌,称为“死空头”。这是极端的两个分类,绝大多数股民会有时候看涨,有时候看跌。究竟该何时看涨?何时看跌?依据什么方式看涨看跌?这个问题很难有共识,没有标准答案。

今年的行情原来启动得比较早,主要是2019年5月6日跳空重挫后陷入横向震荡盘跌长达152天整理,才有后来提前酝酿一波行情的涨势。可以清楚看出多方原来预期采取温和稳定增量模式将指数强势拔高,谁知在1月21日出现疫情到23日武汉封城,再到2月3日复市后重挫下跌,期间基本打乱了原来的佈局,才有后来强势反击拔高的操作动作。

原来试图做一波涨势行情,被打乱后修正调整改变为以解套为主的操作,才有后来放大量但只拉高到3月5日的高点后反转回落下跌。采取【麦氏理论】设定的40~80~160天周期,以倍数扩张比较方式比对两年跨距盘势演变,显然2019年2月1日之前属于在80~40日以下周期的压缩整理,直到这一天突破,再到2019年2月13日越过160日均线后形成涨势改变。

以160日均线为中轴线设定,当这条均线属于推升助涨视为涨势,当这条均线反转下跌视为跌势,过程中以40~80日均线作为比较其中的变数,再搭配成交额的运行规律解读,分水岭在2019年10月14日160日均额量达到2535.51亿元高峰值后开始反转助跌,对比当时的160日均线则是集中在2968点。

是因为长周期均量线主跌后才造成均线走平后开始反转,以此作为中轴线测算,任何高于2968点以上的点位都是偏离160日均额量下跌的反弹走势,从扩张助涨到走平再到助跌,这三个步骤160日均线已经确认。

2019年10月21日160日均线高峰值完成在2975点后助跌,以这个点位之后的160日均线都未能翻越,说明跌势已经确认。即使2019年12月13日那一段上涨,以这个特征解读显然它也只是一段落的反弹而已,才有2020年1月23日的下跌,及之后2月3日跳空低开重挫7.72%的大跌,又将过度上涨的盘势给修正回跌。

对比两个阶段的增量模型,2019难2月13日增量后突破160日均线直到10月14日达到高峰值,前后运行163天,160日均线高峰值在172天后完成。但160日均额量仅仅缩量回测助跌43天运行到2019年12月13日后又开始增量上涨,显示后面这一段增量来得有点突兀,在未明确构成持续压缩到极低位周期后反击拔高。

采取中短周期均额量线可以看出确实有明显涨势量的结构出现,相对比目前的增量延续至今95个交易日,它与前面一段的自然压缩量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量型,对比160日均线的结构却显示长周期横向的盘整才是造成价格下跌的主因。

以2019年5月6日跳空重挫下跌后到2020年1月23日测算共计运行181天,照量潮演变来说确实也形成有利化解才对,但目前还维持上升的160日均额量与160日均线下跌的趋势来看确实背离,以此解读显然未来长达65个交易日内的量能潮还不会快速退却,不断的稳定量修复震荡形成价格对抗是存在的演变与变数,那么在160日均线之下形成的价格变动也是合理的自然运行,直到160日均额量高峰值完成。

如果上述推导论述分析判断是合理的话,正好解读了为何近期会在这个区域内构成有利对抗,明明是价格均线体系是偏弱下跌但价格照样不跌,主要因素在于160日均额量还有65天的稳定推升周期,只是这65天中不会大幅度增量上涨,却会一天天的再萎缩、再回落、再下跌,直到后面更低的成交量水平出现。

以此对比80~60~40日均额量的特征关联性解读,这是符合量潮扇形回测缩量的自然运行,对比均线趋势结构已经偏跌,那么任何上涨都是反弹,任何反弹都是为了再下跌,以此论述判断,显然后续还有再下跌的演变。

高频率周转高换手高风险利润高收益

同样条件检测深证成指结构却有很明显不同,主要不同在于160日均额量在2019年10月14日出现3276.14亿元高峰值后,在2019年12月13日增量上涨的日成交额都大于前面的金额量,而且本轮10~20~40日均额量高峰值都高于去年的高峰值,上周五160日均额量3878.23亿元,仍比去年高峰值还高,160日均线还在持续的推升助涨,说明深证成指的趋势是典型的160日均额量及均线上扬走势,没有任何下跌倾向。

唯一对深市不利的演变在于高频率高周转高换手,从2019年12月13日至上周五共计95个交易日换手率竟然到达220%,如此高频率换手只要有利可图而且有人愿意跟进当然还可以持续再上涨,即便这样的高频率高周转高换手是有风险的,但只要资金可以再创造获利机会就会有人愿意冒险,只是无法期待持续性放大量后再大量滚动,必须注意它的滚动有效性。

采用回溯法测算,深市100%筹码换手只需要44天,目前已经跨过2月25日的高峰值扣减,从3月11日日后低于20日均额量换手,说明进入低频率滚动,很难相信可以维持在低频率但股价高位间行进,如此的成交额无法支持股价持续走高才对,必须注意瞬间的回测杀跌,此时的价格拉高应该视为拔高解套操作才合理。

必须要有明显的持续性增量才可以维持股价持续上涨,但也不能在极短时间内构成大量滚动换手。有效滚动换手率是促使股价上涨因素,但过度滚动换手也是制约股价涨不动的主因,目前的深市正好陷入这个无法自拔的循环,就看何时构成放大量后反转压低杀跌确认。

预计应该会有这么一个转变出现,因为不可能长久以往如此紧绷放大量滚动,所以就必须留意提防可能的变数,戒慎恐惧,多一分警惕小心才是最好的操作之道。